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 - 爱你网
您好,欢迎来到爱你网!
  1. 首页
  2.  » 健康养生 >
  3. 内容
城市两端的一线联系
作者:屠岸 发布时间:2018-01-17 16:33:16 本文来源于:摘自《生正逢时》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
\

  2005年1月29日,我到新华书店参加“纪念萧乾诞辰95周年暨《萧乾译作全集》出版座谈会”。中央文史研究馆的一个人告诉我,萧乾和文洁若合译的《尤利西斯》的稿费全捐给了中央文史研究馆。陆建德说,外文所的图书资料中有许多英国文学原著的好版本,都是萧乾捐的。座谈会结束后,我们一行人去用餐。文洁若这一年78岁,她说她要活到100岁。大家频频举杯,向她祝贺。吃完饭,一盘鱼已经被吃得差不多只剩下骨头了,她让服务员打包,说:“一粥一饭,当思来之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”

  我跟萧乾1946年开始通信。那时我在上海,跟他还不认识。我买到一本萧乾编的《英国版画集》,觉得很新鲜,因为我过去只看过苏联的版画,便写信寄到出版社,没想到很快就收到萧乾的回信。他说收到出版社转的信很高兴,因为他知道读者的反应了。这封信我一直留到文化大革命。

  我和萧乾见面是在1977年。华侨作家方方要见萧乾,我便陪方方去萧乾家。我们三人一起照了相。

  20世纪80年代初,萧乾每年都来我家贺春节。我请他不要劳驾了,他说他顺便来看看我,因为我住的这个地方还有几个他要见的人。有一次,他来找我。他在翻译易卜生的名剧《培尔·金特》,里面有像诗那样分行的歌词,想请我帮忙翻译。我说我试试看,也许可以供他参考。他亲自来取,最后跟我说没有用,因为风格不一样。他说抱歉,我说没关系。

  1983年2月6日,萧乾通知我去看《培尔·金特》的排练。中央戏剧学院派车来接我们。演出开始前,萧乾送给我一个纸袋子,说里面放着榴莲糕,还有一瓶小小的威士忌。这是他们夫妇上个月从新加坡回来时带的礼物。我以前没有吃过榴莲。吃完榴莲糕以后,我发现纸袋子里有一封短信:屠岸同志:向您说明一下这个怪水果——榴莲。味道有点怪,但它是南洋最有代表性的水果,被作为南洋客能否留在南洋的一种考验。吃得下即可留,否则迟早得离去。如今做成了糕,因原水果易腐。您试试看吧。

  1982年7月,我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几名同事到烟台度假。我跟萧乾住一屋。出版社约萧乾翻译英国小说家曼斯菲尔德的短篇小说集,他说自己没有工夫。他知道我的女儿章燕在北京师范大学学英语,喜欢曼斯菲尔德的作品,说让章燕来译。我说章燕还是学生,恐怕功力不够,他说琢磨琢磨总能译。回到北京后,我跟章燕讲了这件事。章燕译了两篇,寄给萧乾审阅。萧乾对章燕很关爱,常指点她。

  同年,我和方谷绣合译的《一个孩子的诗园》出版。我给萧乾送去一本。他立刻回信,还提出选编一本《童心诗选》的建议。我赞同他的建议,陆续编译出版了几本英美儿童诗。这些作品应该说是萧乾的鼓励促成的。

  1990年7月,我病了,在中日友好医院住了一个月,但查不出病因。出院后,我写信告诉萧乾。他说:“我们住在这个城市的两头(东北和西南),又都是病号,只能遥遥相互祝福。闻兄已排除任何恶性疾病,甚喜,希望兄多多保重。”他告诉我他的身体情况及创作情况,说他在写回忆录,最后问我:“兄计划如何?在健康允许的前提下,动动笔还是有莫大的快乐。”

  我跟萧乾的通信有几十封,有谈翻译的,也有谈其他事的,有时候写得简单,像是便条。这封信可能是他给我的最后一封,我感到亲切。他把他的打算、他的健康状况都跟我讲了,而且我们对写作有很多共同语言。我们的友谊很珍贵。我们有年龄差,他比我年长13岁,但我们长期在一个单位工作(他担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前,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任顾问)。他关心我。

 

copyright 2010-2018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,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版网证(湘)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