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 - 爱你网
您好,欢迎来到爱你网!
  1. 首页
  2.  » 心育教研 > 案例 >
  3. 内容
你的感觉,我懂
怀化市湖天中学 张玉群
作者:张玉群 发布时间:2017-12-13 13:13:33 本文来源于:我的心育故事征文大赛
 
一条没有署名的短信
 
6月7日,高考第一天,我的岗位和去年一样——心理服务。早上7:50分,准备关掉手机接受工作人
员安检。准备关机的那一刹那,跳出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。好奇的点开,短信说:“老师,今天走在街上,看到很多学校的高考送考车,突然想到了去年的自己。想到自己可笑离谱的想法,还好有您的理解,感谢老师在我高考最后十三天的陪伴、没有任何质疑的支持。谢谢您!”
 信息没有署名,但是有个男生的影子浮现在了我的脑海。放下手机,进入会场,我的思绪回到了
第一次做高考心理服务。
一位中途退出考场的男生
 
去年的5月24日,是高三的第三次模拟考试,我第一次不用进考场监考,坐在了心理服务的岗位。
高三随着考试增多,压力越来越大,学生的咨询量也越来越大,但是似乎还没接到过直接在考试中途来的咨询。因此,我觉得这两天我的岗位应该是考场最轻松的一个。
第一天,平安无事。
第二天上午的综合考试,平安无事。下午考英语,听力没听完几分钟,咨询室的门就被一个人重重
的推开了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一个男生一进门就瘫在了沙发上,“老师,我不想参加高考了”,然后就不再说话。
 
心事告白
 
看他的状态,我很担心,但是不能着急。按考场规则,提前交卷也只能提前30分钟,现在还没到可
以交卷的时间,他肯定是违规直接冲出了考场,内心一定很焦灼,让他先好好的躺一躺。我在一旁,静静的观察:头发很长很乱,满脸胡渣,看起来已经很久不修边幅,完全没有精气神,很难看出一个高中生的生机与活力。
几分钟后,男生缓了过来,坐起身说:“老师,对不起,我实在是不想参加高考了。”“老师有点惊
讶,但是我想你一定很辛苦吧,都坚持到现在了,一定是有自己很难受的原因。”“嗯,我实在是想法太多了。老师,你知道吗?我有多少想法?”男生说他看到别人去问老师题目会不舒服,看到同学相互之间讨论问题他会不舒服,老师找他谈话他会不舒服,老师不找他谈话他会不舒服,老师看他一眼他会不舒服,老师不看他也会不舒服……太多太多。
男生一口气说出了自己蓄积心中已久的想法后,语速慢下来,小心翼翼看着我,说:“老师,我觉
得我自己简直心理变态了。考不考试不重要,我到这里来,就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态。”难以想象一个高三的男生,班级里的任何一个动静都会让他心里翻江倒海,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。
高三的时间很紧张,很少有同学能挤出专门的时间来咨询,这个男生的问题其实已经在心里生根、
发芽了很久,既然已经离开了考场,他能够来找心理服务,为何不好好利用这个时间呢?
“你特别困扰,特别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变态,是吗?”我很认真的看着他。
“是的,我每天想那么多,任何一个动静都会联想到自己。”
我请男生仔细的回顾这种情况的开始和发展。从男生的描述中得知,他成绩很靠前,一直到高三第
一个学期末都是班里的第一名,老师也觉得他很有希望,可是高三第二个学期,有一次数学考试被班里的一个女生超过了,于是变得草木皆兵,觉得别人任何一个举动都可能超过自己,甚至看到别人写字的摸样都感到痛苦和害怕。从理性的角度,他知道这些是不好的、不对的。自己的学习和别人学的怎么样没有关系,可是就是控制不了。因为这样的心态困扰,他求助了年级组的很多老师,因此现在“全年级都没有不认识我的人”。老师们都说男子汉,这一点困难,要想办法克服,人生没有什么难关是跨不过去的。“可是我终究是跨不过去了……”
 
你的感觉,我懂!
 
 “人人都告诉你在高考这件事前,应该分清轻重,你也想先管考试不想其它,不是你不想,是你暂
时真的没有办法可以做到。你的感觉,我懂!”我很真诚说出我的想法。就在说完“我懂”的那一刹杀,看到男生的眼神里的安定。我想,他可能感受到,终于有一个人懂他的感受。
有了情感上的认同,我们就站在了同一个战壕里。先从“怀才就像怀孕”的讨论开始,怀了十二年的
“孕”就要出生了,紧张是很正常的,而且一直以来男生看到自己“孕育的宝宝”似乎是同龄人中很优秀的,要出生了,当然害怕宝宝会有各种意外。
男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“原来,我其实是正常的,并没有变态。”男生接受了自己想法的合理性,
也澄清了自己的思路,其实不是不想参加高考,而是思绪太乱,又不知道怎么办。
我们一起讨论了接下来是十三天的对策,如何暂时封存繁杂的情绪,万一跳出来也不用太紧张,老
师一定会帮忙保管。学习任务明确到具体的每一天,每天按部就班“保胎”,迎接考试。
最后十三天
 
这一次咨询完,很久都没有男生的消息。我想他或许已经在慢慢的调适自己的状态了,直到一个星
期后的周考。他考完第二天上午的综合,打电话给我说不想参加考试了,我问他内心是想坚持考完还是这一次也真的要中途停下来。停顿了很久,男生说:“我其实想知道我能不能坚持考完,可是我又很怕。”“很怕自己又像上次一样吗?”男生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,于是我接着说:“我觉得这一段时间你都没有来找我,我猜你不是已经完全解决了想法多的问题,而是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你有办法应对它们。”“嗯。”这一声“嗯”让我找到了积极资源,“我想你已经可以解决日常学习中的情绪问题了,考试的问题也可以解决。试一试,怎么样?”后来,男生参加了下午的英语考试。
再后来,去看高考考场的那个上午,男生再一次走进咨询室,进来就紧张又期待的问,“老师,我
就要进考场了,你有什么要嘱托的吗?”“老师没有嘱托,因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我觉得你已经有能力应对考场中的问题,可以一鼓作气。”男生离开的时候一步一回头“老师,你真的相信吗?”每次我都很笃定的回答:“是的,我真的相信,我很确定。”
后来的后来,男生顺利的考完了所有的高考科目,接到了大学通知书。
 
后记
 
“各位工作人员,各就各位,进入工作状态。”随着主考一声令下,我的思绪又飞了回来。会场上的
老师们领好自己的材料到自己的岗位,我又将上岗提供心理服务。
回顾反思这个男生的故事,其实我没有使用什么高深的技术。就如男生所说,引发他的小宇宙爆发
打破僵局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感受到了“理解、陪伴和无条件的支持”。当下的心理咨询有各种门派提供各种技术。但是在我心里,和门派技术相比,更重要的是对来访者的接纳,设身处地的站到对方的角度思考,从心底里发出的“你的感觉,我懂”的信号才可以把咨询师和来访者调到同一个频道。
 
 
copyright 2010-2018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、湖南省教育厅主管,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版网证(湘)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